932593080

记梗

外星生物入侵地球,人类战士反击的故事


开篇便是外星人俘虏了一个机甲,进行拷问,驾驶仓被掀开,露出里面的驾驶员,拷问无果,外星人就拿了一个圆球放在驾驶员头上,圆球长出触手或者长根,插进驾驶员体内寄生。

镜头转到男主身上,他本来是王牌驾驶员但被踢出队伍,流落到下城,性情也变得古怪。然后就是外星人入侵,男主意外唤醒了沉睡的报废机甲然后打败了外星人的老套情节。由此男主也被下城的游民组织盯上。

游民组织就派了一个黑皮卷发的美人去找男主,游说他加入。当时人类一直没明白外星人到底是怎么潜入的,都相信病毒说,疑似感染外星病毒的人都被处死。男主也是因此受牵连被赶出来。

男主意外发现外星人通过寄生人类进入人类城市,他急忙赶去通知游民组织,结果被黑皮美人迷昏,醒来发现自己被截去手脚,原来黑皮美人也是外星寄生体。

男主让黑皮美人杀了自己,黑皮美人说变成我们的伙伴吧,男主说我手脚都没了你们会需要一个废物吗?黑皮美人说驾驶机甲只需要脑子就行了,说完把圆球放到男主头上。

这时城市四处都发生了入侵事件,地下通道里无数长根穿透了水泥钢筋,树根似地垂下,人们尖叫着四处奔逃。

男主还跟长根们抗争着,长根像长发一样从他头上垂下,包覆了他的全身,连嘴也堵住。

男主绝望求死,他的机甲突然动了,咣当咣当地穿过所有阻碍来到他面前,男主用最后一丝神智看着机甲,黑皮美人把机甲踹进深不见底的水坑里,男主朝水坑挣扎蠕动。

这时机甲伸出手,抓住男主拉进了水里。

觉醒(哨向)

55.

他看见纱帷向两边撩起,露出神祇的面容。

他声嘶力竭地喊,喊到口里泛出血味,却听不到一丝声音。

神祇对他微笑。随即纱帷缓缓放下,又倾刻之间碎为无数光粒,汇成一片无边无垠的海。

他惊惶地划动着手脚,海面上转眼便扬起了巨浪,恶狠狠地朝他头上砸过来。

 

“!”柳猛地一睁眼睛,印入眼帘的却是淡蓝色的天花板。

银色的金属架围成一个四方形,雪白的塑胶环垂下比天花板颜色深上几号的医疗帘。

他试着动了动手脚,还好,它们还听他的使唤。

柳松了口气,静静地躺了几秒钟,正想坐起来,帘布呼啦一下被人扯开。

 

56.

“你醒啦。”

亚玖斗哥哥站在帘布外,用素有的温和语气同他说话。

他淡然的微笑让柳愧疚地垂下头,不敢直视。

他搞砸了一切。因为他的自以为是,弦一郎和精市可能有生命危险……不,还有忍足君和他的哨兵,还有手冢君……或许还有更多……

他嗫嚅着,“弦一郎他们,没事吗?”

“嗯。”三津谷轻松地回答着,把帘布都拉开,让他看到邻床的忍足。深蓝色头发的向导结束了精神疏导,正放松地进入了梦乡。

“他们都没事。”

柳面上的神情终于松软了下来,可没过一分钟他便紧张地撑起了身,“精市……也没事吗?”

三津谷转身替安睡着的忍足拉好帘布,回头拉开柳床前的椅子坐了下来,他拿出录音装置在柳眼前一晃,将它放到了床头小柜上。

 

“莲二,幸村君的精神图景是什么样,他的精神体是什么?”

 

57.

柳的情报信息量非常大,也很全面,三津谷非常满意。在他收好录音装置准备离开的时候,注意到柳忐忑不安的神色,他停下脚步,像少年时一样,安慰地摸了摸后辈的发顶。

“亚玖斗哥哥,”柳轻声地问,“为什么要问我这些,是不是精市……”

“当然不是,”兄长轻松地回答道,“你是第一个从他的精神图景里全身而退的人,难道让我们问那几个现在还昏迷不醒的敌方哨兵吗?”

说着,他在柳脑顶上轻轻敲了一记,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猛地把柳的心揪了起来。

 

58.

“‘塔’的人在保护他,你放心。”

柳惊得一时瞪大了眼,死死地捉着三津谷的手,“‘塔’的人?”

那些人还是来了……可是军部呢?就这么放他们进来,难道他们甘心将一个强大的向导拱手相让?或者他们已经达成了什么交易?

他难得地高声对兄长说话,“精市与弦一郎产生了共鸣,哥哥,我们都亲眼所见!没人有权力把产生了共鸣和高度适配的哨向分开,这还是‘塔’的法条!”

三津谷碧色的眼珠在镜片后平静地看着他,柳意识到对兄长喝问改变不了任何事,他猛地掀开薄毯跳下床。

不,还没有结束,只要找到弦一郎,把中断的仪式重来一次——

 

59.

“莲二。”亚玖斗哥哥的声音不高,但与他的手同样有力。被他握住手腕的柳垂头不语,被强行唤出的银貂抬着小脑袋望着居于高处的白鸽,不安地吱吱叫唤。

“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幸村君已经惹出了多么大的波澜,帝星认为我们使用了违禁型武器——PUMP,你学过的,记得吗?”

“哨向联盟有整个星系每一个向导的档案,别以为解释成新生向导觉醒就能唬弄过去——将一个没有经过训练的向导派上战场,甚至一开始都没能发现他是个向导,这将是整个星系的大笑话,即使是联盟星系里,军部的能力也会遭到质疑。莲二,军部输不起的。”

.

60.

一瞬间,柳以为自己又被抛入精市的光之海中。

沉默了许久,他才缓缓开口,“所以,军部决定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‘塔’,是么?”

三津谷放开他,转身走向忍足,毫不避忌地将手按上忍足的前额,施下一道保持沉眠的精神力,又回身望着柳。

“幸村君需要‘塔’。”

他平和又温柔地解释道。

 


补一下牛B里的ABO的设定

男性可能分化为三种性别,A,B,O

女性可能分化为三种性别,A,B,O。但是特星的女性统统都是B,至于原因,生理课上讲的是女性娇嫩,无法承担发情与生育之苦。女性B生育是用机械子宫,让女性B自然怀孕是犯罪的。

B在成年后必须捐献生殖细胞以供培育胎儿,这是强制性的。另一方人选随机,如果多花钱可以提出对另一提供方的要求。胎儿形成后B可以选择是否自己抚养,女性B具有优先权,并可以决定男B是否可以探视接近孩子。不少男女B在探视孩子的过程中结为伴侣。

主流依然是AO与双B,幸村父母比较新潮,是AB组合,结果两个孩子都有基因病。

特星是帝国的殖民星,遵循帝国的贵族制度。

虽然不少人用着亚裔姓氏,但从外表上很难找到亚裔血统的痕迹,就像是随机分配到了这个姓氏一样。

A和O普遍比B更加优秀,B的人口比例最高,“社会的基石”是从帝国皇帝陛下的诗作中而来。性别 分化大多在18岁时发生,普遍认为少年时表现优异的人,分化为A或O的机率比表现普通的大。

哇,官方会玩。原来真田幸村其实是两个人啊,作战担当幸村,现场指挥真田,看到这里的时候感觉没写反吗?虽然村哥是很凶狠,但战术这种心脏活儿让真田来干不是太难为他了吗?

真田:要正面对决!

属下:主上,这太冒险了万万不可啊!

冰川洪:

我cp官宣发布了(;´༎ຶД༎ຶ`)

二人同饰一角

大胆描写

感动大作

IamCrying

没人气就没戏份吗?

这回连声优也惊诧了。

https://m.weibo.cn/6503021742/4317528035151816

哈哈哈哈点击就看神之子在线抓狂

https://m.weibo.cn/5340937315/4143236455456677

点击就看立海大部长头顶小白兔

答应我一定要看,我的天啊太可爱了鬼学长ԅ(¯ㅂ¯ԅ)

觉醒(哨向)

45.

我没有恶意!柳大声喊,这个空间连声波都不是实质的,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,也无法确定那尊人形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。

光的武器形成的包围圈正不慌不忙地缩紧,银貂惊惶地窜上他的肩膀。

光粒凝成的帘帷缓缓垂下,神祇俯视着王座下的小小人类,微笑不语。

绝望正漫上柳莲二的心头,他再一次竭声呼喊.

我为保护精市而来!

 

神祇,毫无动容。

 

46.

精神链接的另一端——乱了。

莲二。真田呼唤着自己的好友,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一片沙沙声,仿佛失去信号的通讯杂音。

他立即意识到,出问题了。

 

47.

在他睁开眼的瞬间,一股磅礴的力量凌空降下,仿佛巨型手掌拍在身上,钝重的威压砸在柳为他建立的精神壁垒上,眨眼间便将那具现化为厚重合金板的屏障压出一个向下凸出的圆坑。

在乌鬃狮的怒吼声中,真田将柳抢下护到了手臂里,银貂尸体似地摔在地上,立时化成了无数银色光点,消失无痕。

四面八方的警报器尖利地响个不停。

“幸村!”他大声吼。

 

48.

幸村精市跪在原地,仿佛看着他,又仿佛空茫地不知望着哪里。

 

49.

真田低头看向怀里的柳,参谋微仰着头枕在他的臂弯,刘海凌乱翘起,微张的双目是与幸村如出一辙的空茫无神。

他们或许还在同一个精神图景里,也或许幸村的力量已经反向侵蚀了柳的。

真田咬牙又望向幸村,他得叫醒他。

狮子咆哮一声,扑了上去。

 

50.

就在这时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:在离幸村大约一拳远的距离,狮子巨大的身形猛然一顿,随即摔到了地上。它像被无形的火烧着了,翻滚嚎叫着,从四肢开始幻化成金色光粒,慢慢溶解在空气里。

真田被眼前的影像惊呆了。

 

这是什么?是幸村的力量吗?

 

51.

光之雾略略淡去,眼前的景象终于慢慢清晰起来。

尖利刺耳的声音在不歇气地响着,吵得头疼。他模糊地看见面前有人,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们是谁。

是莲二,他喃喃自语,还有真田。

他们看起来都受伤了,制服被撕裂,头发凌乱,真田的嘴角抹开一片红迹。

 

52.

他看见无数光的箭矢,每一只箭的簇尖都指向他们。

头剧烈地痛起来,他揪紧自己的头发。

停下。

他命令道。

 

52.

施加于身上的力量蓦然减弱,真田终于能够撑起身来。“幸村……”他一时之间行动困难,只能焦急地看向幸村。

眼前的新生向导摇摇欲坠地晃了晃,眼睛里似乎回复了一点神光,他回望着真田,随即鼻孔和嘴角都淌下了鲜血。

 

53.

一声清脆的啼鸣盖过了尖利的警报声,金色羽毛的鸟儿穿墙而入,一边啼叫一边围着三人盘旋。隔离室的门应声而启,有人快步跑了过来,一把扶住幸村的肩膀。

“好了,好了。”真田看见那个陌生人在幸村耳边轻声说话,“幸村君,你做得很好。”他温柔地遮住幸村的眼睛,一边把注射器刺入他的脖子。

几乎是立刻,幸村便倒了下去。

 

54.

“混蛋!你干什么!”真田睚眦俱裂。若不是被几双手窂窂按住,他定会不顾一切地扑上去。

“别紧张,镇静剂而已。”男人整了整白大褂,抬头看着真田,用严厉的口吻说,“你和柳君,还有外面的几个,你们的精神图景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震荡,必须让高阶向导立刻进行精神疏导。”

他把手里的幸村交给接手的人,说出一连串真田听不懂的专业术语,又转过头看向真田:“要快!否则会留下无法修复的损伤!”


如果一个男人主动和你牵手,提出送你回家,这表示他愿意和你上床,如果你看他顺眼,或者刚好有兴致,就可以操他了,连和他约饭都不用!

比韩寒扯什么饭啊电影的方便多了,而且中国强奸男人不算强奸,连三年起步都不用管!

觉醒(哨向)

41.

柳小心地将手搭在好友的肩上。和真田比起来,他的动作有些迟疑,但这决不是因为对幸村精市的关爱比真田来得少,身为一个向导,柳比作为哨兵的真田更了解“触碰”的风险有多大,有43%的向导在采用触碰方式进行读取和入侵时被敌方的精神波反噬,进而受伤甚至死亡。即便是队友,在第一次链接时向导们也必须谨慎再谨慎。

所幸,手掌下没有涌来洪流一般的精神力。

“精市,我们都很担心你。”柳放缓了声音,让自己的精神力化成一片浮羽,飘在幸村起伏不定的精神波流之上。银貂攀在他的肩头,像战斗服上多出一匹银白毛领。

“我们不是要强迫你接受,只是、只是不想让你陷入危险,”他小心地调整着自己的力量,慢慢地与对方共感,“大家都很想你,也担心你……精市,我们不想让你被塔的人带走,不想失去你。”

精神波的另一头,那高耸着的厚重石墙终于有了些许松动。

柳缓慢地挪动手指,从幸村渐渐放松的肩头移动到退去怒色的脸颊,银貂警惕地探出小爪子,撩动眼前深蓝色的带着自然卷的发络。

“为什么不试试呢,精市,”柳将手指虚悬在幸村的发顶,“你能感应到弦一郎的,对吗?如果你能接受弦一郎,如果可以,”他的语气微微急促起来,“我们还能和从前一样,和中学时候一样——BIG THREE,记得吗?”

 

自己当然记得。

他记得他们每个人的背影,记得每个人的脚步声,记得每个更衣箱的位置——

 

“啊……”幸村被眼前那双黑色的眼瞳紧紧吸引着,情不自禁地回答道。就在回应柳的刹那,银貂电光火石地扑到他身上,与之同时,柳紧紧地按住了他的额头。

柳的力气大极了,连幸村也不由得觉得疼痛,就在感应到疼痛的同一瞬,一道银色闪电钻进了脑子。

他呆住了。

 

43.

柳陷入了一片光的洪流中。一个浪头把他拍进无垠无底的光之海里,又一个浪头把他抛起,它们摔打他,撕扯他,像粗暴对待玩具的巨人幼儿。

他不由得惊惶起来,这是精市的精神图景吗?若是迷失在这片海里,自己会因为精神崩溃而昏迷吧,或者就此脑死亡也说不定。

银貂吱吱惊叫,抓紧他的衣领不放。

别排斥我,精市!他挣扎着大声喊。我不会让他们有理由把你带走!

精市!!

 

44.

海退去了。

他精疲力尽地躺在沙滩上,浑身湿透。然而一睁眼,却已又是另一个空间。

这里是没有尽头的黑,却有无数具由光凝成的刀、剑、长枪,叫得出或叫不出名字的武器包围着他,刃尖无一例外地都指向他。

在这些兵刃之后,光的薄纱正缓缓撩起,现出端坐其后的神祇的面容。

 

他看不清,却知道那张面庞俊美绝伦。

 

你是谁?他声嘶力竭地喊,你是精市的精神体吗?